非常爽的一个女孩和她的母亲

本人今年24,身高183。长的比较精神。非常有女人缘。在一天夜晚我刚一个异性朋友喝过酒。走到黑大的广场。由于是夏天比较热。为了解解酒气就在黑大里面溜达。走着走着看到远处有个人在台阶上坐着。当时已经1点多了。怎幺还会有人呢。我就走过去,看到一个身穿有点像睡衣的一个女孩。一个人在那。由于哥们比较色,还愿意搭讪。就走过去看看。过去以后我和她说话她也不理我。反正闲的无聊我就坐在旁边陪着她。大概过了20分钟。她说:你要干嘛?我说:没事,看到你一个人,我正 […]

意外的偷情

意外的偷情 躺在床上,心情坏到了极点,老公一点也不解风情的就背对我睡了,又错过一 次排卵期,还要多被婆婆念一个月,亏我吃了最近猛吃肉,想说能不能怀个男生。 望着天花板,反正也睡不着,就起身到阳台,看看夜景也许心情好了,就好睡了。   家里公寓的阳台,景观很好,所以当初多花了几万买下了顶楼,阳台机乎成为 我家的私人用地,老公也就买了张室外用的大躺椅,还可以当荡秋牵玩的那种。坐 在顶楼看着夜景,不知不觉抚摸着自己身体上下,心想身材又不差,皮肤也很滑 […]

被全班的女孩……

「阿、阿喔……恩……恩……我、我快不行、又要去阿阿阿阿……」一个女子的淫声从房间内不断传出,很显然的这个女子正在享受……或是被强迫高潮。房间内有二男一女,一个男人赤裸着下半身坐在房间唯一的床上,发出呻吟的女子此刻正坐在男人的大腿之间,高挑全裸的身躯正在不断上下摆动着,一头及腰的长发也随着女子的剧烈摆动而飞舞着。女子赤裸迷人的小穴正把男人的阳具整根没入,阴道正因一次次的高潮而收缩紧夹着男人的阳具。 「喔喔……她又高潮耶……想不到她听话到能一直高潮 […]

一次婚礼上的经历

在我们老家那边儿,地方偏,结婚一般都闹得很凶,但是是只可以闹伴娘,不能闹新娘的,所以在本地伴娘很难找,新娘很多都是在外地认识的同学或者同事这种不知情的人来找做伴娘。   虽然现在已经很少回老家去,只有过年回去一趟,然而每次回家时,想起当年某个同学结婚时的一次经历,至今仍让我毕生难忘回味无穷…   那是高中时的一个同桌,他家更偏,在一个小乡下,而这个人更是乡里那一片的小恶霸土豪,后来去外地上了大学,某天忽然竟接到他的电话说要结婚,非要让回去参加, […]

艳遇如此销魂

虽说这是几年前的事了,但因事态的发展非常具有戏剧性,所以我记忆犹心 ……   那年夏天晚上和朋友去歌舞厅(不是现在的KTV ),我认识了一位服务员— —芳小姐。   她是那种挺漂亮的那种女孩,双眼皮大眼睛,小鼻小口,短发个子不高,但 身材很好,我们彼此留下了电话,尽管她不是「鸡」,但我从她的眼神中知道这 个小妞很快将会被我「办掉」。   果然,两天后我就接到了她的电话,她说她休息并希望我请她吃饭,就这样 我们当晚就上床了。   她告诉我她23岁 […]

隔着一层板壁的邻居

故事发生在文化大革命的动乱年代。   那时,我在公社任秘书,妻子在另一个公社的完小教书。   公社党委和管委会的办公室就在一座旧祠堂内。   祠堂是个四合院的形式:从大门进去,第一进左右各两间房,横排着;中间 是个天井,天井两边各两间房,竖排着;   第二进是堂屋,现在做礼堂用,两边有门通外面,礼堂两边又各有两间房, 也竖排着。   祠堂四周是高高的青砖墙,而内部所有房间都用木板做壁,而且上面的楼板 都已拆掉。   在祠堂旁边搭建了厨房、食堂和 […]

17岁的我第一次给了少妇

那年我17岁,正好放暑假,每年的暑假我都回到老家待一段时间,因为父母怕我在市里天天玩,不写作业,我老家在农村里面,那里的成年人基本都到市里打工,我就住在爷爷留下的老房子里,住我隔壁的是辈分上的堂哥,也一直在市里打工,堂嫂是两个孩子的妈了,身材还保持得不错,加上有点姿色,在农村算可以的了。因堂嫂不喜欢和婆家住,堂叔在外面工作又很少能顾及到家里的事,为免婆媳起矛盾,堂哥干脆在我农村家旁边盖了一栋还不错的房子,让堂嫂独自留守农村带两个孩子。   因为 […]

学长的漂亮女友仪蓁

一个晴朗的下午,两个跷课的学生在校舍屋顶上聊天。   「阿光,或许你可以来干我的女友……」听到小振学长这麽说,我还以为是一个低级的玩笑。不过看他一脸严肃,我开始怀疑他是不是真的头壳坏去。   「喂!我可是说真的,别一副不相信的样子好不好。」「学长,平时看你小气八啦的,连罐饮料都不曾请过我,现在无缘无故把漂亮的女友白白送给我干,如何让人相信呢?」   「我没说要把仪蓁白白送给你干啊……」小振不怀好意地淫笑着:「想干我清纯美丽的仪蓁,就把你骚包的姊 […]

淫荡的自己

(第一章) 内心的慾望   「叮呤~~~~~~呤」晨间的阳光照射再自己的脸上,按下了闹钟懒散的爬起。「嗯~~哈~~~~嗯」我揉了眼睛,看了看闹钟大声惨叫:「惨啦!迟到了迟到了啦!!」我匆忙换上衣服,咬了块面包直奔学校。   这就是我~ 我是一位大学女学生迷迷糊糊的个性,外表跟身材自己觉得非常非常的满意!尤其是胸前特别的丰满,也常常带给我困恼呢(嘻),今天也像平常一样快乐的度过吧!   「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学校的早晨钟声不断想起,学生们纷纷 […]

姐姐的教导

我很调皮在国小时就经常和人打架,在国中时更是极度叛逆因为经常打架,被学校开除,在家一段时间时间无聊准备出国游玩,不想父母在回乡下的路上遭遇车祸双双离世,从此我改变了很多,经常宅在家里,还好父母生前留下许多财产,吃穿不愁   姐姐足足大我十岁,离婚几年了,最近为了照顾我,才搬来我家跟我住,每天帮我煮三餐,及打扫家务,而我的女友则是在百货公司附设的餐厅上班,比我大一岁左右,家里是我与女友及姐姐住在一起。   我的女友算是娇娇女,不会洗衣、煮饭、作家 […]

上海少妇

那是上个月,我第一次被领导发配到了上海,出差的日子总是无聊的,也没什幺特别的,就象冰箱的灯平常的甚至让人记不请它的颜色一样,以至于我除了些无聊真的记不起还有什幺可以值得我去回忆的东西的。 也不知道是哪天。从不聊QQ的我却鬼使神差在本社区找到了一个叫mimi的女孩,开始和我的网络生活,也许是实在无聊的缘故罢,还记得第一次和她聊天的时候,彼此只是很无聊的几句你好啊,在干什幺啊等等无聊的就象在菜市场买猪肉搞价的废话,然后就无语的886的,这样的聊天持 […]

熟妇萍姐

辰枫醒来的时候,看着窗台前的阳光,大致判断了一下时间,应该是还不到下午两点的样子。他躺在床身伸了个懒腰,面无表情的坐了起来,然后就一直发呆。习惯性的摸起烟盒,里面只有孤零零的一支烟静静的躺在那里。   「就算只剩下你自己了,我还是要把你抽掉,因为我比你更寂寞……」辰枫有些自嘲的自言自语。   面前生起袅袅的烟雾,透过那一片青蓝色的迷蒙,仿佛又看见了肖婷那婀娜的身姿,那顾盼神兮的双眼,还有那渐行渐远的背影,眼角不知不觉有泪滑下。   又流泪了幺? […]

我在网吧被黑人玩

跟男朋友分手一个月了,搬回学校的寝室住,没有空调还真是不习惯。又是一个闷热的中午,在寝室也睡不着,干脆去学校对面的网吧上上网,吹吹空调。   看看外面大大的太阳,决定穿得凉快一点,于是我选了件白色的胸罩,里面戴上乳贴,包裹着我36C的翘奶子,下面传条牛仔超短裙,里面一条丁字小内裤,脚上蹬了双白色高跟鞋,突显出我172的高挑身材,白嫩修长的美腿几乎全部暴露在空气中,短短的牛仔裙只盖住翘臀,还被屁股顶得快要翘起来,青春靓丽的面庞稍化点淡妆就显得妩媚 […]

强奸老婆姐姐

我老婆的姐姐是个天生的大美人,身材很像Model ,高高秀秀,真的很想干她,今次机会来了。她跟老公吵大架所以来了我家暂住一段时间…… 过了几天,我老婆要到外地出差,我开始留意她姐姐每天作息时间. 早上八点半上班,下午五点半回到家,用完晚餐,晚上八点洗澡,洗完澡后他总是喜欢泡一杯花茶,一边看电视,一边与朋友讲电话聊聊天。每天大概是十点左右就睡觉,她总说睡眠是女人最好的美容。而我总在姐姐洗完澡后才洗,为的是到浴室找到姐姐换下的内衣亵裤,闻一闻那留在 […]

奸淫女职员

夜渐渐黑了,在一个模特公司的高级写字楼里,我静静地蜷缩在灯火通明的女厕所里,等待着美女的光临。我紧张的把脑袋靠着门板,集中精神的听着门外的动静,心里默默的祈祷着猎物的出现。其实我早就已经熟悉了这个公司的大致情况,这里集中了各个大学和社会上召集的高挑美女,而且这里的厕所位于写字楼的角落里,可以说这里是最完美的狩猎之地。   时间一秒一秒的过去了,我吃力的将胳膊撑在厕所的地面上,眼睛死死盯着隔壁的马桶(厕所尽管是每个蹲位四周都有严实的门板,但是每两 […]

我的高中同学张含韵

张含韵的出现光采夺目,她曾经使初次看见她的我眼睛发亮,心跳加速。张含韵是一个性感女孩,她的性感不仅来源于身材,或者嘴唇,更多的是来源于肌肉和皮肤。她的肌肉圆滑,脂肪均匀,皮肤上闪动着一种艳丽而又淫邪的光泽,淡黄的汗毛茁壮但不强悍,它们在男人面前生机勃勃地摇曳,每个毛孔因此散发出肌肉的香气。我一眼就看上了张含韵,我认定了张含韵是一个尤物。我当即就决定,一定要把张含韵弄到手。 张含韵是我们校排球队员,经常在清晨和下午训练。她穿一袭粉色短袖T恤衫,黑 […]

干嫂子

时间从2010年开始说吧……   2010年5月1日,在深圳失业了,那是宿舍不能住了,自己又不想这幺 早回家乡,就想到去在深圳做工的龙哥。他是我由小玩到大的兄弟,他25岁, 我23岁虽然我们不是亲生兄弟,但是因为几十年的友情,平常我们都是以兄弟 相称。   5月3日,我给电话龙哥,说要去他那里暂住几天,他就叫我告诉他我现在 的地方,他开车来接我。当天晚上,行李全部搬去他那里了他住的套间,是3房 一厅那种,刚去到他就说,可能过几天嫂子就过来和他一 […]

小男生和班主任性爱

记得在初中时,课余饭后,同学们总喜欢天南地北胡扯一番,时常扯到女生的乳房,偷窥女生裙底内裤等性话题。那时代色情影片是相当缺乏的,色情书刊也是很少有的,所以光是空谈这些话题已经很兴奋。   我那时只知从报张副刊阅读甚幺夫人信箱之类的文章,从中粗略了解啥是梦遗,偶尔从那儿文章看到自渎或是性爱的种种,也只是一知半解,无从了解筒中真伪,更枉论男女性爱的细节,只知道会很兴奋,弟弟会硬梆梆的,然后咧,就不得而知了。每逢看见女生的胸罩内衣裤,偷窥女生的乳房或 […]

看老婆被强奸

我和老婆惠蓉结婚已近三年,由于我精虫太少致尚无子息,再加上不时工作繁忙、疏于房事,使老婆不时感到空虚寂寞,终于让色狼有机可乘。 那天晚上,正巧家中电视故障,老婆提议到隔壁昆博家看第四台,我想既是邻居,虽然昆博是本村的大流氓,但该不会对我们怎样吧! 到了他家门口,我说:“昆博,我们家电视坏了,想来你们家看,好吗?”昆博穿着一件短裤,上身坦露、胸膛还刺着青,黝黑的皮肤、健壮的体格,令我老婆也看得下体湿润、粉颊晕红。昆博却也两眼盯着我老婆的身材直看, […]

大巴车上的激情

每个星期二,我都要去往省城出差。每次都乘坐高速大巴,往返于沪宁线。沪宁高速目前客流量极大,在全国也算翘楚。最近接连高温天气,很久未见下雨了。   为了避暑,这次我特意提前一天,傍晚上路。适逢天气阴沉,还算凉爽,自觉运气尚佳。等我赶到车站时,天空飘起了雨点,不一会儿便成瓢泼之势。   大巴上的位子几乎已经坐满,我上来刚一坐定,差不多车子就开动了。没走两步远,却又停下。车门开处,急惶惶上来一位女子,大概是刚刚叫停的。只见她身材窈窕,长发披肩,低着头 […]